大冬会:花样滑冰宋楠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
申雪/赵宏博官网
杨扬全球个人官方网站
王濛官网
互动论坛
亚冬会速滑综述:小将成长迅猛 整体依然落后
2017-02-24 10:22:00 新华社

  新华社日本带广2月23日电 速滑综述:小将成长迅猛 整体依然落后

  新华社记者刘旸

  4天14个项目,一金一银三铜,这是中国速滑队在本届亚冬会上的最终成绩单。

  “高亭宇、韩梅等年轻运动员迅速崛起令人欣慰,但与日韩相比,整体落后的局面并未得到根本改善。”这是速滑教练冯庆波对4天来比赛的总体概括。

  20日首个速滑比赛日,20岁小将高亭宇一鸣惊人,拿下男子500米冠军,为中国队取得开门红。22日女子5000米中,中国19岁小将韩梅令人眼前一亮,不仅收获银牌,而且还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

  对于这两名迅速崛起的速滑新星来说,无论平昌、还是北京,都可能是他们最好的收获时节。无论高亭宇还是韩梅,都认为自己的成绩还会继续提高,尤其是主攻中长距离的韩梅,对“小幅度”提高成绩都不会感到满意。

  冯庆波评价道:“这次亚冬会让我们看到年轻一代在此前缺乏世界竞争力的两个项目里有获胜的希望。高亭宇代表世界一流水平。除了女子500米、1000米的强项外,现在多了男子500米。韩梅中长距离非常有潜力,竞技实力强,是近一两年起步势头非常猛的队员,也很有天分。”

  年轻队员收金割银,老队员在此次亚冬会的成绩却并不理想。女子1000米比赛中,被寄予厚望的中国冬奥冠军张虹仅名列第三。赛后张虹告诉记者,她在体能上有欠缺,越到后来越疲劳、越感觉腿脚乏力。

  32岁老将于静在她的优势项目500米比赛中,以千分之三秒之差与奖牌无缘。年龄偏大的她很难将好状态从赛季初坚持到赛季末,21日在带广森林速滑馆,她滑出了本赛最慢的一个单圈。

  对此,冯庆波的解释是,运动员是按照奥运周期训练,一旦进入周期,开始运转训练体系,运动员不可能持续地表现出色,不会始终处在巅峰状态,“如果状态一直很好,就不知道什么时候遭遇瓶颈期”。

  “为了备战明年冬奥会,今年运动员练得多、负荷大。有些运动员年龄偏大,恢复起来比较慢。感觉没缓过来也是正常现象。”冯庆波说。

  与日韩选手统治中长距离、团体追逐和集体出发项目相比,中国队在这些方面全面落后,提升竞技水平任重道远。

  “接下来国家会加大对这方面的投入,我们压力会更大,”冯庆波说,“从这4天情况来看,我们与日韩有很大差距。”

  据了解,日韩在近一两个赛季实现飞速提升,除了训练基础好外,聘请高水平外籍教练和科研团队是成功法宝之一。

  在韩梅看来,日韩选手的技术风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她们的风格节奏和以前有很大不同。过去亚洲运动队可能是一种风格。她们近一年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

  对此,中国速滑队也采取了措施,聘请了荷兰知名教练皮特。他是荷兰速滑名将克莱默的青年教练。很多运动员对他具有针对性的训练方法都赞赏有加。韩梅觉得自己就是受益者之一,以后可能还会有高科技含量的训练辅助方法帮助提高成绩。

  在冯庆波看来,中国中长距离速滑必须要有飞跃式的进步才能和世界强队竞争。“你觉得快个四五秒,七八秒就很了不起了,可是你可能比世界顶尖选手慢十四五秒、十七八秒。”

  然而,提高中长距离水平无法一蹴而就。中国在训练理念、系统方法、理解能力上与日韩都有差距,落后内容太多,需要补课的也太多。

  “中长距离方面从起步到出成绩的周期很长,两年之内想要有巨大起色很困难,至少要4年以上才会出效果。”冯庆波说。

  据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训练竞赛部部长黄丽霞介绍,中长距离,包括团体追逐和集体出发,我们一直在寻求进步,但有的队伍从成立到训练时间不长,成绩在短时间内可能很难有重大突破。

  “女子集体出发我们是有机会的,男子方面日韩是世界顶级水平,荷兰赢他们也非常难。我们目前实力比他们差,不过距离2022年北京冬奥会还有5年时间,如果抓得好的话,很多项目仍然值得期待。”冯庆波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