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冬会:花样滑冰宋楠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
申雪/赵宏博官网
杨扬全球个人官方网站
王濛官网
互动论坛
相关链接
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夺金牌——闫涵,走过严寒
2017-09-25 08:27:00 中国体育报 总社

  闫涵的名字音同严寒,他的滑冰生涯也刚刚经历了严寒。在刚刚出道获得了一系列闪耀的成绩后,2016年4月,闫涵的严寒突如一夜降临:世锦赛,第26名,短节目后直接被淘汰。一年后,当队友们一起去芬兰赫尔辛基参加世锦赛时,闫涵独自一人被送往医院手术。然而经历了几个月的术后恢复和训练,在本月初刚刚结束的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上,闫涵在短节目比赛中刷新了自己的最高分,而且在自由滑的比赛中凭借良好的发挥一举逆转金博洋夺得金牌。闫涵用完美的冰上状态和出色的成绩向世人证明,闫涵已走过了严寒。

  不再为脱臼发愁

  闫涵可以说是滑冰天才,在旁人眼中他的职业生涯平顺而光明,青冬奥会冠军、世青赛冠军,2013年首次参加成年组比赛就夺得了中国杯冠军,2014年索契冬奥会第七,创造了中国男子单人滑的历史最佳战绩。然而接下来他的滑冰生涯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的胳膊不断脱臼,疼起来一宿一宿睡不着,这使他不得不中断训练和比赛。

  今年初记者见闫涵时,他右手绑着绷带吊在胸前,蓬乱的头发散发着他刚起床的讯息。术后第三天的他在疼过了近两天两夜后终于能睡个好觉了。病房里有两张病床,靠窗的一张收拾了一下,床边放着一个桌子,上面有些刚洗过的水果,床边立着懒人支架,支着闫涵的iPad。闫涵说刚做完手术时不能下床,只好玩iPad来分散一下注意力。由于特效止疼药对神经会有影响,闫涵刚开始只能苦忍麻药过后的痛,在疼痛减轻后闫涵终于可以用上一些缓解药物,但他发现有声电子书的“效果”最好。

  尽管疼痛的折磨让闫涵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他的精神却并不颓废,谈起手术甚至有点开心。“胳膊和肩膀这儿本来应该是一个碗和一个球,碗的这个沿儿掉了,所以球总是出去,不知什么时候就脱臼了。”不记得自己病名的他这样解释,“现在里面有四颗钉子,特结实,绝对不会掉了,这手术难度可大了,会做这手术的人全世界不超过5个吧。说是做的特别成功,反正我终于不用再为这事发愁了,可以放心大胆训练了。”

  重新学习滑冰

  “我身体条件好,恢复能力强,应该四周后就能出院吧。”术后一周,躺在康复室床上接受医生康复治疗的闫涵自信而略带小骄傲地说,但话音刚落医生就疑惑地说:“谁跟你说的啊?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超人啊。”

  术后第50天,在康复医生和李志端博士的双重监督下闫涵终于可以上冰了,尽管第一天只有20分钟,但是他十分兴奋,“哟,这么多人在呢,给大家表演一个四周?”立即遭到了康复医生的一记白眼。随后他在冰上撒欢地溜了一小圈,背景音是即将回香港的李博士对教练的康复训练叮嘱和医生的“闫涵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又想跳,手给我放下去!”

  下冰之后闫涵脱下冰鞋,他的脚因为已经许久不穿冰鞋而磨的泛红,身体也微微喘着。50天不训练他的身体机能急速下降,从运动员的水平跌至接近正常成年人。他有点落寞又不安地说:“一点冰感都没有啊,感觉就像是刚开始学滑冰,慢慢来吧。”李博士仔细地询问了闫涵上冰的感受,并不时与赵宏博进行交流,当年赵宏博受伤便是由李博士指导康复,后来李博士又被请过来为隋文静进行康复,李博士风趣地以赵宏博的一些经历作例子缓解闫涵的不安。

  由于前一天是母亲节,闫涵和妈妈给教练带了永生花,送完花之后闫涵就要回到体育医院了,他回头看了一眼。50天的暂别,或许此刻闫涵心中有太多情绪,但不管怎样,上冰恢复训练终于开始了。

  追赶其他选手

  8月的最后一天,离花样滑冰大奖赛还有9天,花样滑冰国家队的舞蹈课上双人组和女单中,唯一的男单选手闫涵显得格外突出。他有些发烧,但是领队于丽杰很高兴地发现他跳了一个又一个的四周。闫涵滑过来换音乐时自嘲可能“感冒跳得高,发烧状态好吧。”

  赛季的首站近在眼前,大家都在积极调动自己,有的甚至急到哭鼻子。恢复训练才一百多天,但是自由滑还没有合过的闫涵包袱却不太大。他表示身体恢复的很好,已经能经受正常的训练强度了,甚至能比以前更努力,因为不用再顾虑肩膀了。除了肩部,现在腿部的肌肉也在慢慢恢复,单跳已经回来了七八成。

  “那你的滑行呢,恢复的怎么样了?”“我的滑行不用恢复。”超自信的回复,阳光得仿佛不曾有过不安或迷茫。尽管练习时会时不时地练习四周,但闫涵还是希望能更专注于滑行,“上难度还不到时候,我得先把以前的技术动作恢复好了再考虑。不过我觉得再加难度可能不是很适合我的风格,人的精力体力就那么多,我想把重点放在滑行,做自己吧。”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可能在许多人眼中这段时间闫涵错失了许多机会,但是闫涵并不这样觉得:“我感觉自己现在冰感、滑行、步法比以前更进步了,毕竟经历了一些,对很多东西领悟也比以前深,对滑冰越来越有感觉了。对我而言其实是一件好事,做完手术,我能更努力地训练了,毕竟已经是一个在追赶其他选手的状态了。”

  大奖赛首日的短节目中闫涵刷新了自己的最高分,在自由滑前他发博称身体有些不适,希望能进前六。尽管话是这样说,但当前面的选手纷纷出现失误,排在最后一组最后一个的他却抓住机会,凭借着良好的发挥一举逆转夺金。赛后他发出了和姥爷的合影,并配上:“可能老天是被我感动到的”,又谦虚地说自己体力实在不够,节目里很多东西都没有做。(中国体育报记者 王晶 实习记者 彭晓烯)